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产品展示 | 新闻中心 | 荣誉资质 | 销售网络 | 生产车间 | 联系我们 | 客户留言
  产品目录 更多>>
 42crmo合金钢管
 42crmo合金无缝管
 42crmo合金管
 42crmo无缝管
  联系方式 更多>>

山东顺泽金属制品有限公司

联系人:邓经理

电话:0635-8889164     8889184

传真:0635-8889184

手机:18663563133      18063508801

地址:山东省聊城市开发区汇通物流园c区

  42crmo无缝管  

曹妃甸承接产业转移10年:首钢等19央企京企落户

42crmo合金管公司    更新日期:2020-9-27 16:53 Sunday    点击:45

  “面朝大海有深槽,背靠陆地有浅滩。”10多年前,依靠这个独特的自然优势,曹妃甸正式拉开了耗资巨大的开发大幕。

  而今,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提升至重大国家战略的背景下,因港而生的曹妃甸与缺少出海口的北京,在港口上找到了天然的契合点。

  事实上,始于2005年的首钢集团搬迁,已率先开启了北京与曹妃甸合作的尝试。目前,在首钢的示范效应下,曹妃甸与北京的产业转移与融合,正驶入快车道……

  每个周日的下午,老王都会准时出现在北京石景山区老首钢的东门,坐车去唐山曹妃甸,然后在下个周五下午,再从曹妃甸坐车回京。在老王的印象里,因港而生的曹妃甸与苦寻出海口的北京,在港口上找到了天然的契合点。

  从曹妃甸到北京,不到300公里,车程需要3个多小时。在这条产业外迁的路上,老王和他的首钢工友们,已经往返了10年时光。

  2005年本月,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后,首钢开始由北京石景山搬迁至曹妃甸,正式拉开了区域联姻的帷幕。2017年本月,首钢一期工程建成投产。从此,首钢京唐公司的4000多名北京籍员工,如“候鸟”般定期往返于京冀两地。

  对于此次搬迁,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说,“首钢的搬迁是京冀协同发展的一个生动范例,对推动协同发展有很大的启发。”

  一位曾在曹妃甸寻求机遇的投资人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称,曹妃甸的起伏腾挪,恰如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缩微影像。

  如今,一场更大的产业大迁徙,正在敲打京津冀转移与融合的门环。

  首钢搬迁逻辑

  首钢于1919年建厂,新中国成立后飞速发展成为北京的骨干国企。石景山厂区的大烟囱和大高炉,曾一度是首钢现代化的标志。这个距离北京天安门仅17公里、占地面积将近9平方公里的工厂,在改革开放30年里,其销售收入从14.43亿元提高到1320亿元,累计向国家上缴利税费576.6亿元。

  最令首钢人骄傲的是,首钢的纳税额,曾一度占到北京市的5%。在2004年,首钢的纳税额已占到石景山区的55.4%。

  一位42crmo无缝管业内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首钢的经济效益是明显的,但是首钢每年产生的大量粉尘对北京来说,也是一种伤害。

  随着城市区域的扩展,首钢和当年的一些老国企类似,也逐渐“进入了”北京的中心城区。

  在老王看来,“窝”在石景山的首钢,处境颇为艰难,为了北京的蓝天,为了北京的空气,首钢的产能一直在压缩,42crmo无缝管的生产规模受到很大限制。

  数据显示,1994年,首钢的钢产量达到824万吨,位居当年全国第一。但在之后的10年间,首钢的钢产量一直徘徊在800万吨左右,在全国的排名逐年后退。

  据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了解,从“十五”规划开始,关于首钢的治理问题就一直在讨论。随后,北京申奥成功,首钢搬迁被正式提上日程。

  2005年本月,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,原则同意首钢实施压产、搬迁、结构调整和环境治理的方案,并同意在河北唐山曹妃甸建设一个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42crmo无缝管联合企业,作为首钢搬迁的载体。

  随后,首钢带到曹妃甸的是中国第一个千万吨级临海42crmo无缝管企业,项目总投资677.31亿元。在老王看来,曹妃甸因港而生,首钢搬迁也在此找到了依托。

  产业承载之地

  在2003年之前,由于各种原因,曹妃甸岛长年荒芜,一直没有得到开发。这对首钢来说反而是件好事,可以在“一张白纸”上自由地规划。

  实际上,首钢搬迁到曹妃甸,是在那里新建一座国际先进的42crmo无缝管企业。

  在42crmo无缝管研究人士徐勇波看来,首钢的搬迁,不只是自身的发展和举办奥运会的需要,更深层的原因还是基于中国42crmo无缝管工业整体发展调整的需要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中国42crmo无缝管厂家对海外42crmo无缝管原料的需求有增无减,对于处于内陆的首钢而言,由于没有港口,所以不得不花费巨大的代价运输42crmo无缝管原料。“炼1吨钢需要6吨的物流配送,首钢的产能以1000万吨计,物流配送的量相当大。”徐勇波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分析。

  如今,来自巴西、澳大利亚等地的42crmo无缝管原料一经上岸,即通过1400米长的传送带,直接送达首42crmo无缝管厂家区,首钢生产的成品42crmo无缝管又通过曹妃甸码头运往各地。

  据《北京晚报》报道,由于临海靠港,首钢京唐公司每吨42crmo无缝管仅物流费用可节省100元至150元,按照年产900万吨42crmo无缝管计算,可以节省9亿至13.5亿元物流成本。

  在经历建设、磨合期的百亿巨亏后,2017年本月,首钢京唐公司扭亏为盈,让老王心里踏实不少,“说实在的,就是看到有前景、有成就感,才来到岛上的。”

  在一位曾到曹妃甸调研的投资人士看来,对曹妃甸而言,首钢的入驻如同催化剂一般,极大地促进了曹妃甸矿石港、原油港、煤炭港等港口群的建设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,曹妃甸港区货物吞吐量(2.9亿吨)超越秦皇岛港,跃居河北第一大港,在主要运输货种统计中,矿石1.4亿吨、42crmo无缝管3204万吨。

  在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提供的资料中,曹妃甸区政府如是形容曹妃甸港,“这个距北京最近的港口,无疑寄托着北京走向海洋的梦想。”

  以首钢搬迁曹妃甸为序幕,曹妃甸已成为迄今为止首都产业外迁最大的承载地,目前共有19家央企和北京企业落户曹妃甸,总投资达1446亿元。

  共赢发展思路

  “首钢搬迁为北京解决环境问题、落实城市功能定位作出了巨大贡献。”曾参与新首钢规划的中国工程院原院长徐匡迪说。

  事实上,首钢搬迁又涉及北京市和河北省产业结构调整、环境治理和协同发展等一系列战略性工作,首钢的搬迁,拉开了首都功能疏解的大幕。

  在争取北京外溢产业上,曹妃甸早已暗自发力。从2017年本月起,曹妃甸已开始全面招商。其时,来自曹妃甸的60人的招商队伍,对京城展开全方位“搜索”,走访了北京有可能外迁转移的400多个项目,并逐一建立档案。

  2017年本月底,在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和市长王安顺率领下,北京方面代表团一行80余人到曹妃甸考察。一个月后,京冀两地7项合作协议签署,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《共同打造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框架协议》。

  “只有这个协议是政府主导的,其他协议都是政府引导、支持和鼓励。”在曹妃甸政府人士看来,这个协议比黄金还珍贵,潜在的长远影响比任何想象都大得多。

  按照京冀双方此前的约定,曹妃甸将拿出100平方公里土地与北京共建产业园区,而北京承诺5年投入200亿元。

  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也对曹妃甸拥有的土地和空间优势推崇有加,“北京最发愁的问题就是拆迁,而唐山最大的优势就是不用拆迁。”此外,河北省长张庆伟日前透露,经京冀双方协商,决定在曹妃甸划出9平方公里优先用于北京(曹妃甸)现代产业发展试验区先行启动区建设,为建设曹妃甸协同发展示范区“探路”。

  曹妃甸造地的成本大概在10万元一亩,目前工业用地一般基准价是11.6万元/亩,而港口用地是28万元/亩,商业用地50万元/亩,住宅用地大约在60万~100万元/亩。

  一位投资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京冀合作前景虽然美妙,但在利益分割上,双方如何各取所需,才是当务之急。

  早在2017年,记者初到曹妃甸调研时,曾有投资人士认为,产业转移到外面会给首都经济造成损失,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面前,很难实现真正的产业转移。

  多年来,京津冀三地合作的主要障碍就是企业转移带来的GDP、税收和政绩转移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实现协同发展、区域共赢方面,曹妃甸找到了较好的解决方案:据河北日报报道,企业所得税在北京缴纳,而增值税等税种则在曹妃甸完成。

(责任编辑:)
编辑:42crmo合金管公司
合作链接:
设为首页  |  收藏本站  |  联系我们
42crmo合金管、42crmo合金钢管、42crmo合金无缝管、42crmo无缝管